您的位置:

首页  »  暴力虐待  »  特殊性服务-线观看视频

特殊性服务-线观看视频
线观看视频压,却根本解决不了什幺问题,只是搞得蜜洞里的淫水氾滥成灾。

好像知道我的需求一样,这根阴茎又开始缓缓向上挺进。由于刚才粗大的龟头已经把阴道口扩张得适应了它的粗度,所以它在向我的身体内部进入的时候,没有带给我一丝不适,倒让我的下体产生了极度满足的充实。我闭上眼睛,放开全身的感觉,去感受这根巨大的阴茎在我体内慢慢挺进的感觉。我感到龟头在不断地扩张开阴道壁,刺激着好久没有兴奋过的神经,从容不迫地佔有着这个小小的洞穴。快了,快到底了,快了,还要往里插吗?天啊,还在插入,倒底是根多长的家伙啊?哦,天,到底儿了,哦,爽死了…

阴茎停了下来,整好顶在阴道最深处。我感到我快崩溃了,阴部被喷上的润滑液和自己的淫水弄得一片狼籍,体内一波一波的兴奋不断地冲击着身体。快呀,快动啊,怎幺不动了呢?阴茎停止了运动。刚才被激起的兴奋又消褪了,我不禁有些懊恼,心里不由得骂起这该死的家伙。恰在此时,阴茎猛地旋转起来,因为整根略显弯曲的缘故吧,粗大的头部还划了一个圈。紧接着便开始抽插起来,边插边旋转,感觉上好像一秒钟插一下转半圈。我被它插得高声地尖叫起来,身体不住颤抖。随着兴奋感的不断提高,这个速度开始让我不满起来,想带到巅峰的感觉还应该再快些。快!快啊!!!我心里不断地祈求。

可大棒的速度没再加快。在我浑身陷入性慾的折磨中不能自已的时候,一股电流瞬间从阴部漫延开来,击得我全身颤作一团。哒,哒,哒的声音一下一下地传来,不知什幺时候从跨下伸出一根小钳子,夹住我的阴蒂,而且在一下一下地放电。电流不是很强,但这种地带对微弱的电击也是很敏感的,何况下面还插着根粗大的阴茎。乳房和乳头上的罩子的吸力开始有变化了,时强时弱,就像一双手在温柔地揉弄。一根稍细些的阴茎又顶在股沟里,并找到了一个稍软并且凹陷的地方。天啊,那是我的肛门啊。我有些恐惧,试图躲闪,但被困在椅子上无处可躲。这根的龟头开始挤进肛门,一股涨痛传来,好痛!我只得尽力放鬆后庭,因为绷紧的后果会是更痛。果然好多了,痛感一点点地消褪,但结果是这根棒子有一半钻了进去,并开始抽插起来。

一前一后,一粗一细两根阴茎轮翻插入,抽出,摩擦着一层薄薄的肉壁,开始向体内传送双重的快感。我感到流出的淫水开始顺着大腿向下淌去,「吧叽、吧叽」的声音迴荡在车内。

突然,两根阴茎的抽插速度开始加快,变成了一秒二下,接着阴道中的继续加快,三下,四下,电流也开始加强,我的眼前开始出现幻觉,在一阵七彩迷离的恍惚中,我一下子变得僵硬起来,一股从未有过的快感在体内四处鼓蕩、冲击……野兽般的嚎叫充满了小小的车厢。

高潮一点点地在退去,但阴茎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是速度慢了些,却仍然在执着地干着。我忽然明白了,当初那个大龟头为什幺只插进一半就停下来,原来是给我的阴道一段适应的过程。嗯,果然设计得很周到,很体贴,真不错。对后面的服务内容,我忽然变得期盼起来。

就这样在机械阴茎不停歇的姦淫中,车子停了下来。不知多少次的高潮让我浑身无力。车子停了下来,女司机来到后边把我的束缚解开,彬彬有礼地请我下车。这是一处很大的庄园,很多的房子,寥寥的人。她把我安排住到了一个很豪华的房间里,说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接待我,接着便离开了。我刚把这个房间熟悉了,就有人敲门。进来的是一个很帅的服务生,很有礼貌地请我去用餐。餐厅的包房很豪华,餐也很合口。我怀着一肚子的好奇和不安用完了这顿晚餐。服务生接着领我出了一道门。

这时已经天黑了,只感觉门外是一处很广阔的园子,四处静悄悄、黑乎乎的,一种恐惧袭来,我不禁打了个哆嗦。还没等我决定是否再继续下去,有人突然从后面将我抱住,抓住我的手臂反拧了过去,接着另一双手麻利地给我套上了眼罩,顿时我陷入了一片黑暗。恐惧瞬时间笼罩了我,「杀人夺财」四个字闪现在心里。我张开嘴开始拚命地呼救。可还没等喊出第二声,一张胶布便封住了我的嘴。我的双臂被一根绳子紧紧地捆了起来,接着被放倒在地,腿也被捆得像根棍子一样动弹不得。四只有力的大手将我抬起,向前走去。全身被束缚的我像只被猎人逮住的小鹿任人摆布。

终于听到一声门响,应该是进到一个屋子里了吧。我被放到地上。听脚步声屋里至少还有两三个人。这幺多人却没有人吭一声,只是悉悉索索地忙着什幺,偶尔传来一声金属的碰撞声。「天啊!不会是準备要干掉我吧?」我开始发抖。

我又被抬了起来,被靠到了感觉起来好像是一个金属架子上。腿上的绳子被解开,但还没等我动弹它们一下,几只有力的手便抓牢并将双腿大大地分开固定在架子上。接着双手被解开,同样立即被反绑在架子上。眼罩和封口胶布被摘了下来。适应了屋内的灯光后,我看清了这间屋子。

屋子很大,墙上挂着很多绳子、脚镣、手铐、皮带等东西,屋里铺着厚厚的地毯,赤脚踩在上面感觉很舒适,固定我的是一个奇怪的金属架,因为在我身后,不能仔细看清楚,但我觉得这个架子一定有很多功能。三个只穿一条内裤的壮硕男人在我周围忙碌着,竟是两个是黑人和一个白种人。

我低下头开始打量我自己。手脚都被结实的皮带固定在架子上,根本不用打挣脱的主意了。「他们下一步要干什幺呢?」我疑惑地琢磨着。那个白种人拎过来一个筐,从里面挑出一根白色的细棉绳站到我的身后。我恐惧地尖叫起来,莫非是要勒死我?我很后悔稀里糊涂地来到这里。绳子没有缠到我的脖子,从我的胸前绕了过去,把我紧紧地绑到了架子上。绳子虽然绑得很紧,但丝毫没让我感到痛苦和难受,看来这个男人是绑女人的老手了。我的双乳上下各被绕了几道后,白男人转到了前面,开始用绳子分别在两个乳房上绕起圈来。我的乳房不属于巨乳但也是C偏大,所以很容易就被捆得突起来白。

男人又挑出根粗一些的绳子,并示意那两个黑人帮他一下。两个黑人会意地将我的双腿抬起,固定腿部的架子也跟着向上弯起,他们在头顶上弄了一下,我的腿便向上垂直而呈120度地被固定住了,这个架子竟然是活动的。白男人开始从我的大腿根部绑起,一会儿功夫就把我的腿绑得像两个麻花,尤其是阴部还勒过二根绳子把两片阴唇夹在中间向上鼓起。我的脸快红到了脖子。可以想像,此刻我的生殖器毫无遮挡地暴露在三个陌生男人眼底。而他们此时正饶有兴趣地像看着自己的作品一样观赏着我。

浑身的绳子没有令我不适,反而让我产生了一种紧绷绷的被束缚的快感,尤其是阴部的绳子不断地刺激着我的敏感部位。我的洞洞又痒了起来,我知道这是期待着被一个粗壮的东西,最好是一个健壮的阴茎的插入。

三个男人相互使了个眼色,心照不宣地向我靠拢过来。两个黑男人一左一右,捧起我的双乳开始玩弄,时而用力地捏揉,时而揉搓乳头,最后同时用嘴含住了它们,开始吸吮舔舐起来。那个白人蹲在下面玩我的阴部,食指不断地抽插我的肉洞,甜头游走在阴唇之间,没几分钟,我的肉洞开始冒起水来。三个地方同时袭来的老练的刺激你们谁感受过?那良的小峓子在钱老种舒服简直可以称为极品。白人用另一根手指蘸满了我的淫水插入肛门,然后两根手指同时在阴道与肛门里抽动起来。我的屁股不由自主地跟着他的节奏挺动迎合,虽然绳子很令我费力。

我的淫态明显令三个男人很兴奋,因为他们的阴茎都膨胀了起来,当他们褪下内裤时,我的眼睛差点没鼓出来,这三条阴茎都可以称为巨型。两条黑的一条细些,估计直径也达到了三寸,但长度至少三十公分,另一条估计粗达近五寸,长度能有二十多公分,白人的相对来说小一些,但痺积常的阴茎还是大了好多。

三条中的随便哪条干进我的阴道里会是什幺感觉呢?会痛死吧。

就在我的忐忑不安中,左边的黑人,也就是细长肉棒的放弃了乳房,绕到我的前面,白人则站到旁边看热闹。这个黑鬼双手抓牢我的大腿,挺起阴茎顶在我的阴户上。要开始干我了,我睁大眼睛看着那乌黑的龟头慢慢地撑开了我的阴唇,逐渐消失在我的体内。龟头带着阴茎继续深入,这条鸡巴的粗细令我很舒服。

进去了大约三分之二,我感到龟头顶在了我的阴道最深处,碾压着我的子宫口,一阵震颤的快感游遍全身。黑鬼也感觉到插到了底儿,开始抽动起来。

我的皮肤很白,那个黑鬼看起来很喜欢,而他的皮肤简直黑得像锅底。这场面简直美极了,黑与白,乌黑的阴茎插入雪白的体内,绳子与美女,束缚与快感。剩下的黑人在我身后用两只大手抓住我的双乳,肆意地玩弄。不用说从下体袭来的快感,单单看着这黑白强姦的场面,我就已经接近高潮了。干我的黑人抽插得很有技巧,时不时地把阴茎完全拔出来,再插进去,九浅一深,搞得我欲死不能。

那个白人示意两人停下来,接着把架子的高度调整了一下,我的屁股离地只有三十公分了。白人钻到我的下面,把阴茎插入肉洞,用力地挺动。暂停时消退的快感重新爬遍全身。这只阴茎不很长,但稍粗些,我的快感比刚才更强了。我绷紧躯体,一边感受着粽子叶一般捆在身上的绳索所带来的束缚的妙味,一边看着胸前两只乌黑的手掌轮番把玩着双乳和阴蒂。我想,我爱上绳子和强姦了,绳子越多越好,干我的人越多越好。那种被佔有、被蹂躏的心理感受与性刺激合併在一起,简直可以算是性交时的绝妙享受。

不知什幺时候,白人抽出了大棒,用龟头挤压着我的肛门。我知道他想和我肛交,好在来时在车上被塑胶阴茎搞得肛门很鬆,插进去不是问题,何况我也期待着前后双重的快感呢。来吧!玩弄我双乳的黑人绕到了前面蹲下来,将他那巨型的生殖器缓缓地向我的阴道里面插去。我睁大眼睛瞧着,想看清楚这将近胳膊粗细的东西是怎幺插进我的身体的。巨茎的主人用龟头分开两片阴唇,先是上下逗弄了一番,让龟头上粘满了淫液,然后开始慢慢地用力向里面推去。

此刻,我能明显地感觉到那富有弹性的阴茎在阴道内前进。龟头渐渐挤了进去,一寸、二寸,我开始张大嘴深呼吸,配合地放鬆阴道。因为这只肉棒实在太大了,两片娇嫩的阴唇已经被完全带进了肉洞,整个阴道口向里深深地陷了进去。巨茎的主人也觉察到了我的困难,稍微抽出了一些,体贴地用进去的两寸长短的阴茎抽动起来。我有些痛苦,第一次被老外干就遇上这样的巨棒,实在不是东方女性能马上适应得了的。

我看着这个长得很像NBA球员的黑人,他健硕的双臂托着我的臀部,俯下身来,张开厚厚的嘴唇含住了我的一只乳房,轻轻地吸吮着。随着他微微的抽动,我的阴道壁完全放鬆了开来,阴茎又开始向里推进。三寸、四寸……整根黑棒被吞没在阴道内。

黑人的下体密实地贴在我的阴部,阴毛撩动着阴蒂。体内被灌满的感觉令我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黑大个双手抓住我的两只乳房揉弄着,挺动着屁股开始抽插。我的两片阴唇被大大地分开在两侧,一只与我的阴部不成比例的性器插在里面,当它抽出时,阴唇被翻出体外,紧紧地贴在大棒的两侧,随着阴茎的迅速进入,立刻被拖进阴道。我一边抵抗着欲涨欲高的快感,一边惊异我的阴道竟能容下这只巨茎。

白人的阴茎开始向直肠内进入,并开始抬动臀部上下抽插。两只肉棒碾压着薄薄的阴道壁肉,同时向体内输入双重的快感。他们时而同时抽出、插入,时而交错抽插。我的呼吸急促起来,刚张开嘴想发出爽极的叫声,剩下的一只黑茎立刻插进了嘴里。两只大手抓住我的头,令我丝毫不能摇动。阴茎在嘴里不紧不慢地插着。我能感觉到它上面喷张的血管和筋脉,能感觉到它的弹性与硬度。

甚至我的嘴唇也开始感觉到了快感。我口中含糊地「唔唔」着,意识也有些迷乱起来。三个男人几乎同时加快了吃我的频率,一波又一波的潮水沖击着我的肉体。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后来他们告诉我是五十分钟),嘴里的肉棒开始向更深处插去。我立刻有种呕吐的反应,但每呕一次,肉棒便向内插得更深了些,终于这只最长的肉棒的主人将长着毛绒绒的阴毛的跨部贴在了我的嘴上,而这只长三十多公分的肉棒前端已经深入我的食道。最后当我的食道适应了这种感觉后,他又开始抽动起来,而且速度快极了。三个洞同时都被干着,而且我是被他们紧紧地捆在一个刑架上面,一想到这儿,我的快感立刻升到了最高点。我尽量张大嘴,不让牙齿刮着嘴里的阴茎,同时用力地收缩阴道和肛门。

几乎在我高潮的同时,插在阴道和肛门里的肉棒开始跳动起来,两个男人也发出了低沈的呻吟,两股热乎乎的精液分别注入了体内。干我嘴的黑人猛地将阴茎插到了最深入,紧紧地抱住我的头,一股阳精子弹一般射入食道深处,喷涌而出的精液迅速地灌入胃部。

我是怎幺被他们从架子上卸下来的,怎幺被抬回房间的,我都记不清了,我只迷迷糊糊地记得好像当时用获得自由的双手不断地揉弄着一个男人的阴茎和卵蛋,而那个男人也很识相地把担架的高度抬到他阴部的位置好让我给他口交。

沈沈地睡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接近中午,那个很帅的服务生才进来叫醒我,叫醒的方式很特别,他钻进被子,分开我的双腿舔舐我的阴部,直到我从渐渐亢奋的慾望中醒来。当时真的想让他好好地干我,只可惜他很有礼貌地说,服务生是不能和客人做爱的,并希望下面的节目会让我喜欢。我问他接下来是什幺节目,他只是礼貌地笑了笑说:用过午餐您就会知道的。他耐心地等我洗漱完毕,引着我去用餐。我没穿内衣,只穿了一件宽鬆舒适的睡衣就跟他去了。

到底是贵宾式服务,用餐都是在一个很别緻的单间里,只是屋子里只有桌子没有椅子,我正奇怪的时候,他从外面搬了张椅子进来。我面对桌子站好,等他把椅子放在我臀下好坐下,真的有些饿了。他一手搂着我肩,一手按着我的阴部,缓缓地把我向下放。因为他很帅,我并不为他这样的举动生气,只是觉得有些怪怪的。向下坐到一半的时候感到一件东西碰到了下体,低头一看才知道这个椅子中央安着一只塑胶阴茎。这时小帅哥已经用手指分开了我的阴唇,向下微微一用力,便把我插在了这根大棒上。顿时我的身体感到一阵酥软,差点瘫到椅子上,缓了好一会儿才适应这种被固定住的感觉。这时菜已经被端了上来,食物很丰盛,山珍海味俱全,很合口,我美美地吃了一顿有些特殊司机精品线观看视午餐。吃完最后一口后,那根因为我夹菜而不断在我体内搅动的大棒已经搞得我的淫水流满了椅子。

饭后,服务生为我披上睡衣,扶着有些酥软的我来到了一个四处都是门的大厅内。这个大厅只有中央有一个架子。从侧面看,这个架子有点像一个别緻的桌子,样子根英文字母Z差不多。我蹲下身好奇地打量着它。它的高度大约到我的膝盖,表面蒙了一层摸起来暖暖的毛绒。着地的部分靠近边缘有两个相距大约一米的小铁环,上面的平面尽头同样有两个手镯大小的铁环。我刚想问问这个东西是做什幺用的,一扇门打开了,里面走出两个健壮的男人。他们抬来了两个铁架子,颜色跟地上的一模一样,看起来像是配套用的。我糊里糊涂地等着将要发生的事情,我只知道接下来的节目肯定是和性交有关。

两个男人放下东西,逕直走向我,架着我的胳膊把我推到了地上的架子的一侧(应该是Z字型的右面)面朝下按到地上的架子上。一个男人在头顶拽着我的双手使它们尽量向前伸直,另一个男人将它们分别穿过那两个铁手镯并扣紧,我的手被固定住了。两人又来到我的身后将两只膝盖向架子凹进去的地方推了进去并且在膝盖的腿弯处拦了根铁棍,由于小腹被这个架子(或叫桌子)的边缘顶住了,所以屁股只能朝向后方挺起来。我的双脚是被用绳子捆在了两个小铁环上。现在我浑身上下一动不能动了。样子有点滑稽:手向前伸得像两根棍子,两腿分开,屁股向后挺起,阴部正对后方,标準的「老汉推车」姿势的固定版。

一个人从兜里掏出一罐东西,向我的阴着喷了两下,凉凉的感觉,怪怪的味道。这是什幺程序呢?我越发糊涂了,好在除了高潮和舒服,没什幺让我害怕的事发生,所以我也没感到恐惧,只是静静地等着,两人在桌子上面又架起一层,比我的身体高大约半米吧,最后把两个比腿宽一些的铁槽子倒过来分别扣在我跪在地上的小腿上。现在从远处看起来,我只剩下屁股露在外面,躯体都被这些铁家伙遮住了。

两人相继离开了,空旷的大厅里只剩下了我。这时,一扇门打开了,凭声音传来的方向,我知道是在我背后的另一扇门。一个人气喘嘘嘘地跑向我。声音在身后停了下来,一股股的热气喷在屁股上,一只凉凉的手指不断地碰着两片阴唇,搞得我好痒。想干就干我嘛,干嘛磨磨蹭蹭的。我有些恼火地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我不由得失声尖叫起来。身后哪里是一个人,是一只棕黄色的大丹犬!

这只大丹犬的的块头跟我差不多,肌肉结实有力,大爪子跟人的拳头差不多大。我看不见它的脑袋,因为它此刻正兴奋地嗅着我的阴部。我在心里大声咒骂着那个把狗放出来的人,大丹犬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一个人。我怕呼喊会激起它的野性,只好闭着眼睛,浑身发抖地趴在架子上祈祷这畜生快滚。

一阵快感猛地从下体传来,这畜生竟然舔我的阴部!狗舌从阴蒂向肉洞的方向一下接着一下的刮擦,粗糙的表面所带来的快感比人的舌头要强许多。我的生殖器在吃午餐时被大棒搞出的淫液散发的味道可能让这只巨犬很感兴趣,巴掌大的舌头快速地揉弄着肉唇,舔舐的部位渐渐集中在阴道周围。不一会儿,外面的淫液便被舔得乾乾净净。有谁第一次被狗舔过?那种感觉简直令我飞上了天。

我侧过头想看一看被一只狗口交是什幺样子,结果发现了它跨下跳动着的大狗茎。好大的家伙!包在毛绒绒的皮囊里,外面露着两寸长红红的一截,看样子比一个成人的还要大。难道它想干我?天哪!我突然明白那两个男人临走时在我阴部喷的是什幺了,肯定是母狗分泌的激素,否则我的淫液决不会令这只公狗如此兴奋。

这只大丹犬把我当成了一只发情的很温驯的母狗,卖力地舔着,每一下都是从阴蒂一直舔到肛门,粗糙的舌头刮擦着阴唇发出沙沙的响声,我只能固定在架子上嘴里发出无助的呻吟。猛烈的舔舐持续了大约五分钟后,巨犬上身腾空而起,两只巨大的爪子抱住了我的腰,把狗茎贴近了我的下体。完了,它真的要干我了。

我在朋友家看过狗发情,所以知道现在在屁股后面乱顶的有些尖的东西就是狗阴茎,它在寻找能插进去的地方,一旦钻进阴道感受到温暖和潮湿,就会快速地抽插。正想着,狗茎尖已钻进阴道,巨犬感到了舒适的阴道环境,便用力一挺,「扑哧」一声,整个狗茎便滑了进去,顿时我感觉体内就像插进了一根火热的铁棒,烫烫的舒服得很。

大丹犬调整了一下姿势,后腿踏在两只铁槽上发出「啪啪」的响声,接着便用尽全力抽插起来。狗干起来的速度之快,力度之猛我始料不及,猛烈的快感像海啸一般从下体涌来。我张开嘴,用尽全力叫喊起来,实在太爽了!每一下都插到阴道的尽头,狗茎的尖端每一下都顶在子宫口,如不是全身被固定住了,此刻我一定酥软地瘫在地上了。就是这样,我已经被干得浑身无力,任束缚我的东西固定着我,完全放鬆地爬在架子上,闭着眼睛,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生殖器上,感受棒槌一样的阴茎在体内进出的感觉。

我已经无力叫喊了,嘴里机械地发出些许呻吟,下体淫液如潮水般流出,润滑着粗壮的兽茎。谁能想到一个生活悠闲的富姐,此刻正被一只狗姦淫着。十分锺过去了,大丹犬狂干着,抽插的速度依然没有减缓,一种难以抑制的酥痒从性器官迅速传遍全身,我绷紧浑身肌肉,阴道用力夹紧狗茎,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发出了高潮的尖叫……

朦胧间,抽插的速度减慢了下来,变得更有力,狗的下体不时紧紧顶着我的屁股用力碾压,感觉一个更加粗大的东西不断地敲击着洞口。想回过头看一下是什幺东西,却一丝力气也没有。唉,任它干吧。我默默地想到。

狗完全停止了抽插,阴茎整根留在我的身体里,用力地顶住我的阴唇不断扭动。藉着刚才高潮喷出的液体,那个粗大的东西「扑」地挤进了我的肉洞。「啊!」我失声叫起来。体内彷彿被硬塞进去了一个网球大小的东西。好在刚才狗茎一千来次的狂插让阴道完全放鬆了,否则非得被撑裂不可。大丹犬爬在我的背上颤抖了几下,放开前肢,掉转头和我屁股对屁股地静静站着。

我和狗都一动不动。其实这时我正经历着第二次狂乱的高潮。后来我才知道,那个粗大的东西是狗阴茎靠近根部一个突起的蝴蝶结,交配时会明显地勃起变粗,比狗茎粗近两倍,按照大丹犬的阴茎粗细来算,蝴蝶结的直径应该有六寸左右。蝴蝶结进入我的阴道后,被死死地卡在里面,让我体验到了一种极度的充实快感。更要命的是,蝴蝶结进入时把阴茎又向里推进了大约四寸,狗茎的尖端插入子宫口后竟然有半截插入了子宫。狗此时外表看起来最多有些微微地颤抖,但只有我知道,它的阴茎正在不断地快速跳动,一股股滚烫的精液从它的大棒里子弹一样射在我的子宫壁上,击得我不断抽搐,阴茎的跳动像按摩器一样刺激着子宫口,双重的刺激又激起了我第二次的高潮。这次高潮完全可以称作另类,因为网球大的蝴蝶结进入体内、子宫内射烫精、阴茎插入子宫带来的快感只有和狗交配过才能体会得到。有些小说里说,人的阴茎插入子宫后是如何如何地快感,其实不对。人的阴茎龟头是圆的,子宫口很小,根本插不进去,而狗茎的前端是尖的,只要插準了,挤开子宫口进入子宫是没问题的。
良的小峓子在钱老 /> 狗茎跳动了几十下后,静了下来。我感觉到包括蝴蝶结在内的狗茎在慢慢地变软变细,巨犬微一用力它们便滑出了体外。历时近半小时的射精让我认识了男人不能带给我的一些快乐,回去一定养条大狗来快活,不,两条。我侧过头看着趴在地上用舌头清理着自己阴茎的大狗,心里七上八下地猜着下一个节目会是什幺。

巨狗清理乾净自己的性器后,迈着轻快的脚步跑回去了。我趴在架子上,让疲软的身躯休息一下,同时回味着刚才被狗奸的感觉。一个人走到我面前,手里拿着两片药和一杯水。他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髮,对我说,下面的项目会更刺激,如果我不吃下这两片药,会有些受不了,否则的话,就马上把我放下来送回房间。我问他是什幺,他只对我说安全性没问题,不会让我的身体受一点伤,只是普通的人刚开始会觉得有些不适应,所以才要吃两片药。药是什幺药他没说,但我现在知道这里决不会伤害到我的生命安全的,所以也没再细问。只是默默地想着。既然身体受不了伤,就不会是那种极度变态的SM,论刺激吓人,刚才的狗奸已经够了,还会有什幺吓人的呢?生性好奇的我有些犹豫,但最终好奇心还是佔了上风。

餵我吃下了两片药后,这个人把架子调到了将近一米的高度,然后把我的屁股擦乾净,在上面和周围的空气中又喷了些什幺东西,就走了。我被淩空架起,呆呆地等着接下来的插入。

没多长时间,我听见一扇门后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清脆响亮。不,準确地说应该是……哦,现在知道了,因为我看见一匹黝黑的高头大马向这边快步跑来。这是匹纯种的西洋骏马,肌肉流畅结实,随着跑动的节奏在闪着亮光的皮肤下奔腾跳动。

这匹马几步便窜到我的身旁,围着我打转,硕大的鼻孔不断张歙,呼吸有些急促。转了几个圈后,它停在我身后不再挪动,头部微低,在我屁股上嗅来嗅去。马鼻孔里喷出的气流扫过阴部,有种凉凉的快感,嘴唇边的硬毛扎在阴唇上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我体内突然窜起一股慾火,迅速爬遍全身,阴部痒痒的感觉,乳房开始发胀,脸上热热的,此时很希望能有一个男人用力地揉搓我的乳房和阴部,用他的阳具狠狠地干我。看来,那两片药是催情药,此时正好发作。

骏马嗅了半天,突然发出一声嘹亮的叫声,前蹄用力一蹬,淩空抬起搭在我身体上方的铁架子上。马的重量和力气让我有些害怕,我下意识地扭头看了它一下。这一看,我明白它要做什幺了,它和大丹犬一样,被喷在阴部和空气中的激素刺激得把我当成一匹母马,想干我!因为它腹下原本尺许长的鸡巴现在变成了一根将近一米长的大棒。这根大棒人类任何一条阴茎都无法与其相比,它根易拉罐一样粗细,黑乎乎的龟头比茎身要粗上一圈,前端是平的,中间是喷精和排泄的马眼儿,龟头后面有尺来长的地方是粉红色的,再往后直到根部乌黑发亮,上麵筋脉纵横,根部和碗一样粗细。马茎已经挺起到了极限,随着它的动作在腹部上下弹动,不断地敲打着我的屁股。

天啊!不会吧!这样的阴茎我的小洞怎幺能容得下?我只能闭着眼睛听天由命,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夹紧阴部,可怎幺能夹紧,我的腿是被120度分开捆住的啊。

骏马捣了几下步,摆正了姿势,将巨大的龟头顶在了我的阴部。我暗暗叫苦,这龟头大小和我的阴部整个面积差不多大,这回可惨了,悔不该当初答应继续进行下去。骏马开始用阴茎在我的阴部乱捅一气,可怎幺也捅不进阴道。倒是柔软的龟头像一只温柔的手掌按着我的阴部在按摩一样,舒服极了。

我想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也不错,很享受。马的龟头比人的还要软一些,搞得我体内的慾火四处乱窜却得不到发洩。体内的慾火快燃到了极限,阴道内的淫液小溪一样地流,淌得我两腿一片狼籍。马的阴茎继续在我的阴唇上碾压着。此时我倒希望它能插进去了,而且越快越好,我实在受不了这慾火的煎熬了。我配合着它放鬆了阴道,尽可能地动一动屁股,好让龟头对準点肉洞。在我的配合下,大龟头终于準确地抵在了阴道口,我能感觉到马眼儿比别的地方稍硬些,正好在阴道口。我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将身体完全放鬆,阴道口又鬆驰了一些。骏马此时可能因为长时间不得手,也变得暴躁起来,顶的力道更大了,猛一下子把小半个龟头塞了进去。「啊!」我发出一声惨叫。撕心裂肺般的疼痛瞬间传遍全身,巨大的痛感让我骨软筋酥,垂下了头,无力地挂在架子上。高头大马此时却毫不留情地继续向前用力,整个馒头大的龟头已经完全挤进阴道。我能明显地感受到龟头那丰富的弹性。马的后蹄稍微挪动了一下,接着全力地将阴茎向前刺入。我的阴道壁仅存的一点弹性及抵抗瞬间被冲垮了。我只觉得一个肉杵重重地撞击到子宫上,并将它向肚子深处狠狠地推了进去,就像小肚子上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拳一样。我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大约过了三秒钟,第二下有力的抽插才开始。这三秒钟的停歇让我的神智和体力都稍微恢复了一些,疼痛感也明显地有所减轻。当第二下袭来时,虽然也很疼,但至少没有击垮我,甚至能感到马茎在体内运动时的冲击力和硬度。第三下又是在短暂的间隔后才开始,同样的有力。但痛苦越来越轻,子宫遭到撞击的不适我开始习惯起来。持续而强有力的冲击开始了。当马茎向里插入时,龟头向内的推进、阴道壁被强力地分开、每一个褶皱与龟头斑驳表面的摩擦我都感受得那样真切。

「啊,啊,啊。」

「唔,唔。」

我能做的唯有闭着眼睛去享受这如潮的快乐了,就连子宫被插入的阴茎向里推去的过程都是那样的美妙。我承认这是那两片淫药的功效,如果没吃药的话,此时我发出的叫声一定是痛苦不堪的惨嚎。

过大的体型限制了马抽插的速度,频率大约是二秒钟一下,虽然慢了点,但近一米长的阴茎所能插入的深度和力度是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我想,我的阴道这个时候应该能容纳下将近一半的马茎了。四十多公分的阴茎在阴道内前进所带来的快感无与伦比!淫药催发的性慾能够让我长时间地承受骏马的抽插。铁架子在马儿有力的冲刺下不断地向前移位,我的快感也在不断地提升。难以抑制的兴奋与酥痒如电波一般漫延,眼前跳起五光十色的星光,当高潮袭来时,我发出了连自己听着都觉得有些恐怖的长嚎。

马儿实在太能干了,在我第四次高潮的时候才开始射精。它的精液从管子一样的阴茎里喷出,有力地按摩我的子宫的时候,我身不由己地抽搐起来。马茎完全佔领了阴道,精液顺着两腿缓缓地下流。有力的射精持续了三十多下,极度的享受在我的脸上堆积成了一丝疲惫的微笑。

骏马走后,先前的两个男人进来给我鬆绑。然后把遍布大腿的精液像抹浴液一般涂遍我的全身。他们两个一前一后,前边的将我的两条腿分开架在他的两个臂弯处,后边的两手托着我的屁股抱起了我。然后将他们的两条阴茎都插入了我的肉洞。他们尽兴后,给我打了两针,一针是预防疾病的,一针是恢复我的阴道鬆紧的。

我带着浑身的马精液睡了一夜,第二天没安排什幺项目,只是由一位小姐带着我去健身、游泳、按摩,据说是为了恢复一下体力。因为第三天会有一场很特别的项目。良的小峓子在钱老